打造北京綠色出行的“城市風輪”

來源:北京晚報 2019-09-06 14:22

作為市政協委員,北京國道通公路設計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紀海英關注過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住宅小區適老化改造等民生問題。今年她又把精力放在了綠色出行上,繼年初提交提案呼吁利用舊京張鐵路空間打造從西直門到清華園的自行車慢行系統后,如今又關注起打造北京自行車出行的“城市風輪”,和清華大學交通研究所副所長楊新苗一起呼吁,利用現有河道空間資源打通12條連接二環與四環的自行車廊道,實現綠色交通新模式。

緣起:參加科技創新研討會 觸發靈感

紀海英是三屆的政協委員了,到今年已經是當了12年政協委員,一直關注著社會民生發展的方方面面問題。

今年年初的北京市兩會上,紀海英提交了一份提案:關于在京張高鐵實施后利用舊京張鐵路空間打通京張鐵路三環橋、四環橋等關鍵節點,實現沿京張高鐵(西直門至清華園段)慢行系統連續通行的提案。

說起這條慢行系統通道,還頗有些“摟草打兔子”,是紀海英參與一次科技創新研討會時被觸發的靈感。

那是去年10月份,紀海英參加了一場在清華大學舉行的科技創新研討會。會上紀海英和清華大學交通研究所副所長楊新苗交流起了他們帶來的電踏車技術,談著談著話題就轉上了自行車道建設上。

“現在騎車出行特別費勁兒,有一次騎車從單位到當時的市規委,不到3公里的路程,導航上騎車也就一刻鐘,可真騎起來愣是用了近半個小時,不算紅綠燈,沿路被占道停放的汽車‘逼停’了三四次。”紀海英回憶說,在溝通過程中楊新苗教授提出了他們的研究成果,利用舊京張鐵路路徑實現西直門到清華園自行車道。

建議:舊京張鐵路釋放土地 建設慢行系統

“這條路由如果真的能夠打通,是否可以和當時正在建設的自行車專用路聯通發揮更大的效果?這條路兩側沿線有許多高校,自行車出行需求非常旺盛……”紀海英聽了楊新苗教授的想法,非常感興趣,會后兩人就此問題進行了多次的溝通。

“我們到現場去實地踏勘過,發現這條路的路由是基本暢通的,只是在京張鐵路三環橋、四環橋等關鍵節點上沒有打通,比如四環鐵路橋,鐵軌都已經被拆除鋪上了水泥路面,可是向三環方向卻被施工圍擋圍住了。”紀海英告訴記者,新的京張高鐵在西直門至清華園段為地下隧道,可以釋放原地面鐵路大規模占用的沿線地面空間,而這正是建設從西直門到清華園慢行系統的最好機會,如果抓住這個機會,就能夠用綠色慢行通道將被鐵路割裂的城市“縫合”起來。經過深思熟慮,在今年年初的兩會上紀海英提出了提案,呼吁利用釋放出的原京張鐵路的部分地面空間修建慢行通道。

紀海英建議,京張鐵路(西直門到清華園段)沿線大部路段已有慢行道路,綠化、道路鋪裝等較為完善,只需打通京張鐵路三環橋、四環橋等關鍵節點,便可實現慢行系統全線貫通,服務綠色出行。

進展:遺址公園方案 將同步考慮騎行需求

紀海英的提案得到了市政協高度重視,成為市政協“推進公交線網規劃、加快慢行系統建設、加強非機動車管理,不斷完善綠色交通出行體系”協商議政專題調研內容之一。紀海英也參與了市政協就京張鐵路遺址公園建設情況進行的調研。

“在這次調研會上,我們獲悉,京張鐵路北京北站到北五環將采取地下隧道方式,地上9公里遺址公園年底將實現全線毛坯貫通,五道口至北四環段將成為京張鐵路遺址公園的啟動區。”紀海英說,會上相關負責人表示整個公園將于今年下半年啟動國際方案征集,要求各個設計單位在考慮公園景觀功能的同時也將騎行需求考慮進去,對標自行車專用道選線,考慮沿鐵路遺址公園建設自行車快速路的可能性及方案設想。對此紀海英表示非常欣慰,希望這條自行車通道能夠早日實現。

向前一步:利用河道打造綠色出行的“城市風輪”

舊京張鐵路打造西直門至清華園段慢行系統的提案得到推進,在加強城市綠色廊道建設方面,紀海英委員又有了新的目標:構建北京城市步行與自行車的綠色廊道新體系——“城市風輪”。

這里提到的北京“城市風輪”是利用城市水系,如小月河、壩河、亮馬河、通惠河、涼水河等既有基礎設施,完善路面鋪裝,安裝附屬交通設施,打通關鍵節點,實現貫穿三環主路,連接二環與四環的12條綠色廊道。

記者了解到,風輪的這些“輪輻”主要是依托巡河路而設計,大部分走廊沿線都有居民日常出行自發形成的便道,路側既有的綠化較為完善,且經過大量人口密集的住宅區及辦公區,自行車通行需求大,具有良好的綠色基礎設施條件和巨大的綠色出行需求,只需要順應綠色出行的連續性需求,縱向貫通,橫向連通,從“推車過天橋”升級為“騎車走捷徑”,“城市風輪”就能用較少的投入創造騎車比開車快的條件。

紀海英委員認為,利用河道等既有路由打造慢行體系是一條打破小汽車交通帶來的交通新城墻、創新綠色交通城市建設模式的新路徑。她準備繼續關注慢行系統這一話題,在恰當的時候繼續提出相關提案。

點評:綠色交通方式串聯成鏈

作為“城市風輪”體系的提出者,楊新苗教授認為自行車出行需求被低估,對建設好“城市風輪”他提出4點需要注意的問題。

第一,要明確不增加綠色廊道沿線的小汽車通道,城市風輪綠色廊道是以鼓勵步行和自行車通行為核心的系統,對于城市交通的貢獻是通過改變出行結構,減少小汽車通行量為體現的,因此廊道在建設和使用中必須嚴格控制小汽車道的建設。

第二,要讓綠色廊道與地方道路銜接,形成步行路網和自行車路網,做好綠色廊道的公共交通接駁和自行車停車設施,在整體視角下配合綠色交通系統的構建,將綠色交通方式串聯成鏈,這對于提升城市的綠色出行系統一體性有重要價值。

第三,要讓更多的綠道達到騎行標準。紐約綠道的設計影響了許多城市,包括北京,因為在紐約騎車上路很危險,所以紐約綠道沒有自行車道。但是北京是世界騎行之都,綠道建設完全可以納入自行車。在科學的交通設計下,騎行與步行能夠安全共存,騎行能有效提高居民的出行半徑,從而最大程度替代沿線的小汽車出行。

第四,要把綠廊周邊主要的公共空間留給城市的未來,綠色廊道的建設能帶來沿線公共空間的開發和利用,沿線不同年齡段的人們會有著不同的訴求,可以結合綠色廊道就近建設讓孩童騎車可以到達的小型足球場、籃球場等運動空間。

借鑒:騎行也能“上樹”“下水”

北京市自行車出行需求被低估,如何讓更多的現有空間資源滿足綠色出行需求值得社會各界集思廣益。同時,北京市自行車休閑需求的開發更是缺失,在一些歐洲國家,騎行已經玩出了花樣:有的騎行道蜿蜒盤旋到樹頂上,人們可以騎車“上樹”,有的騎行道下沉到水面下,人們騎行時可以和水面零距離接觸……紀海英認為,北京目前具有豐富的綠地系統,又有數量龐大的自行車騎行愛好者,如果打造一些既能夠供人散步休閑,又能夠安全享受騎行樂趣的騎行綠道,一定能夠滿足并激發更多人的自行車休閑需求。

關注中循協官方微信
2019中國國際循環經濟展覽會
彩票走势图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