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宏春:持續深入地推進生態環境保護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2019-07-25 13:58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生態環境保護取得積極進展,但成效尚不牢固。持續而深入推動生態環境保護意義重大;因地制宜,分類施策,完善制度,加強集成產生協同效應,是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的內在需求。

生態環境保護仍是我國當前生態文明建設的重中之重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經濟總量居于世界第二位,但也付出了較大的資源環境代價,資源消耗強度大、破壞生態和污染環境嚴重,發達國家在一兩百年時間內出現的環境問題也在我國集中爆發,成為“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短板”。

隨著我國城鄉居民物質文化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訴求在不斷變化升級,他們關心的議題不再是“吃飽穿暖”等基本需求,對生存環境也有了訴求,更加關注飲用水安全、霧霾天氣等環保議題。生態環境用之不覺,失之難存。為人民群眾提供更多生態公共產品,讓他們在分享發展紅利的同時,更充分地享受綠色福利,成為我們黨在新時代的奮斗目標。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環境質量持續好轉。全國空氣質量逐年提高。2018年,全國338個監測城市平均優良天數比例為79.3%,比2015年提高2.6個百分點;重污染及以上天數比例為2.2%,比2015年降低1.0個百分點。地表水水質總體向好。在全國1935個地表水質斷面(點位)中,Ⅰ—Ⅲ類比例占71.0%,比2016年上升3.2個百分點;劣Ⅴ類比例為6.7%,比2016年下降1.9個百分點。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2018年全國固體廢物進口總量2263萬噸,較2017年減少46.5%;嚴厲打擊固體廢物及危險廢物非法轉移和傾倒行為,推進生活垃圾焚燒設施建設和垃圾焚燒發電行業達標排放,凈土保衛戰有序穩步推進。

另一方面,生態文明建設仍處于壓力疊加、負重前行的關鍵期,進入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的攻堅期,也到了有條件有能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的窗口期。打好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是我國的三大攻堅戰之一,且任重道遠。

加強集成,推動環境污染治理產生協同效應

2013年9月10日國務院發布《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后,《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2018年6月27日發布,明確了大氣污染防治重點任務,要求加強工業企業大氣污染綜合治理,大力推進散煤治理和煤炭消費減量替代,打好柴油貨車污染治理攻堅戰,強化國土綠化和揚塵管控,有效應對重污染天氣;以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汾渭平原等重點區域為主戰場,調整優化產業結構、能源結構、運輸結構、用地結構,強化區域聯防聯控和重污染天氣應對,進一步大幅降低PM2.5濃度,減少重污染天數,改善大氣環境質量。

2015年4月2日國務院發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后,2018年9月30日住建部和生態環境部聯合發布《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攻堅戰實施方案》,要求堅持污染減排和生態擴容兩手發力,加快工業農業生活源和水生態系統整治,打好水源地保護、城市黑臭水體治理、長江保護修復、渤海綜合治理、農業農村污染治理等攻堅戰,切實改善水環境質量。

2016年5月28日,國務院發布《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要求全面實施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治理和修復土壤污染,突出重點區域、行業和污染物,強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復,有效管控農用地和城市建設用地土壤環境風險。2018年6月24日,黨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對新時代污染防治攻堅戰作了全面安排部署,以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習近平總書記還對“廁所革命”“垃圾分類”等工作作出批示,成為生態環境保護的基本遵循。

我國國土遼闊,自然條件、發展水平各異,應將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有機結合起來,因地制宜、分類施策,以產生協同效應而不是相互抵消。如生活垃圾、水處理污泥、河道淤泥等可以協同處理:將生活垃圾、淤泥等進行發酵產生甲烷,提純用于新能源汽車燃料,不僅打通了上下游環節,還能同時提供潔凈能源和干凈的水。又如將供水、排水、水處理、中水利用、海綿城市建設等鏈接起來,而不是“單打一”甚或上游處理增加了下游難度,更要避免不遵循自然規律和經濟規律的行為。一些地方以生態建設之名,花巨資在河流和濕地上建“三面光”的人工堤壩,結果破壞了動植物與水的天然聯系;一些地方在水資源十分稀缺的地方植樹種草;一些地方大搞大樹進城,企望“今天栽樹、馬上乘涼”。這些都與中央提出的生態文明建設原則相悖,必須避免。

精準環保督察,發揮推動我國高質量發展的積極作用

要建立健全以產業生態化和生態產業化為主體的生態經濟體系。按照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維護生態安全的總體要求,促進工業、城市建設等的綠色化。工業生產為人們的衣食住行游增加了供應;工業化是現代化的前提。應積極開展生態設計,推動輕量化、去毒物、碳減排;大力發展綠色制造業,采用先進適用的節能低碳環保技術改造傳統產業,淘汰嚴重耗費資源和污染環境的落后生產能力,大力發展新經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走一條科技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氣候友好的工業化道路。推動生態環境保護產業化。壯大節能環保產業、清潔生產產業、清潔能源產業,既可以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有力的產業基礎和技術支撐,也能拉動投資、消費需求并增加就業機會。大力發展循環經濟,變廢為寶,變一用為多用;發展綠色金融,把自然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把生態優勢轉變為發展優勢,按照社會化生產、市場化方式,實現自然價值和自然資本保值增值,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資源環境的良性循環,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的現代化建設新格局。

形成資源效率型、環境質量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如果發展方式、生活方式不能綠色化,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難度就會增加,甚至“費而不惠”。因此,必須通過改革釋放出更多動能和紅利,形成生態環境的社會治理體系,支撐污染攻堅戰取得更大更好成效,形成可持續的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加大宣傳教育的廣度、力度和深度,牢固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持標本兼治、長期短期結合,攻堅克難,把自然資源利用好,生態環境治理好、守護好,維護大自然對人類的永續供養能力,給子孫后代留下更大的發展空間。從長遠著眼、從細節入手,營造愛護生態環境的良好社會風尚,使生態文明理念真正成為每個社會成員的廣泛共識和行為準則,建設美麗中國,并為全球生態安全作出貢獻。

逐步實現環保督察“常態化”,并減少不利影響。一段時間以來,關于環保督察對經濟發展影響的爭論較多,有人認為環保督察對經濟增長沒有影響。我們認為,環保督察會影響經濟增長。需要討論的是,如何讓有利影響最大化、不利影響最小化。應該肯定,環保督察是我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可以淘汰落后產能,促進產業升級和技術進步。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各地不同:如果一個地方需要淘汰的落后產能和體量比新增產能和體量大,經濟增長速度會降低;如果一個地方高新技術產業多、新產業新業態多,經濟增長速度不僅不會降低還會提高。環保督察產生不利影響,主要由政策執行走樣引起,如“一刀切”關停企業難免會增大就業和社會穩定壓力;受“去煤化”影響各地盲目推進冬季供暖“煤改氣”,導致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迅速攀升,影響企業生產和居民生活。“禁止采沙”導致泥沙類建材價格大幅上漲,增加建筑成本;而如不疏浚長江、黃河的“地上河”段,一旦發生洪水存在群眾生命財產安全隱患。上述問題,有些已發文糾正,有些尚未引起重視。

因此,加強制度建設,統籌源頭治理、過程嚴管與污染嚴懲,協同推進資源節約、生態環境保護、綠色發展、制度建設、技術創新與資金投入,使各環節、各要素形成一個系統完整的有機整體。只有按照黨中央的要求,加快進度、加大力度、狠抓落實,生態環境質量才能得到不斷改善,人民群眾的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才能更強。

(作者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關注中循協官方微信
2019中國國際循環經濟展覽會
彩票走势图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