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塑料瓶制衣服,上海用“垃圾”制衣成時尚

來源:上游新聞 2019-10-14 13:22

近日,了解到,能擁有一件以塑料瓶為主原料的“在乎風雨衣”,或者身穿回收衣改造的時尚新衣已成為潮流人士新的追求。其實,在時尚圈由“thrash(垃圾)”和“fashion(時尚)”組成的新詞匯“trashion”早已成為行業核心語。

“你的在乎風雨衣是什么顏色?”“24包里有沒有雅安救援帳篷的編號?”在時尚之都上海,“垃圾分類”成了城市的主題詞。而隨著人們對“垃圾”的重視,如何將垃圾變成時尚成為潮男潮女們熱衷的話題。

10月10日,在乎風雨衣和24包的研發團隊,好瓶CEO黃寧寧表示,如今人們對衣服的審美已不僅僅局限于衣服的美,更在乎它的來源。將“垃圾”的研發和再生融入到時尚設計中,將會是未來時尚界的新寵,也將成為環境保護中的重要一環。

上海年輕人最潮標志:擁有一件“垃圾”再生衣

近年來,社會對垃圾的關注從未停止,不僅是出于環保,更出于對生存環境改善的期待。據此前環保部門發布的數據顯示,僅上海,每天生活垃圾的清運量就達2萬噸。曾有上海市民統計,如果將這些垃圾都堆積起來,那每16天的垃圾就可以堆出一幢421米的大廈。

如果不進行分類,這些生活垃圾的命運只有焚燒和填埋。在環保人士看來,如果僅僅以焚燒和填埋的方式處理垃圾,那不僅會造成環境的再次污染,也會加重城市負擔。“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財富,簡單的處理方式也是對資源的浪費,讓每一類垃圾都有自己的歸宿,也是資源再生的方式之一。”多名環保人士表示。

在垃圾回收再利用的創新上,時尚界早已走在了前列,如今“翻垃圾”成為時尚圈最潮的事。上海多名時尚設計師稱,這是一場為垃圾平反的戰斗。

“好瓶”CEO黃寧寧就是其中的一名時尚達人。雨衣、T恤、背包、鞋,一見面,黃寧寧便展示了她身上的“潮牌”。如果不知情,很難看出它的原材料竟然均來自于廢棄塑料瓶。塑料瓶為主原料的雨衣與普通雨衣相比,在手感上更為柔軟,顏色也更加艷麗。

黃寧寧表示,塑料瓶再生成紡織面料,技術發展目前已經成熟,很多還是中國制造,但遺憾的是,多數只銷往歐美。“我們的工廠生產了它們,市場卻不了解它。相比于技術,我覺得市場接受度才是可持續產品面臨的真正挑戰。”黃寧寧介紹,“為此我們在塑料瓶制成的再生聚酯纖維面料之上,會使用一些更加可感可知的材料或者工藝,增加產品的趣味性,吸引大家主動來了解、使用。”

黃寧寧稱,3個瓶子等于一個抽繩包,12個瓶子等于一件T恤,24個瓶子等于一個背包,3年時間里,她們用49萬個塑料瓶制成了不同類型的生活用品,節省了19噸石油資源,減少了19噸二氧化碳的排放。

“雅安地震”舊帳篷成時尚背包

在黃寧寧的工作室看到,其相冊中收藏了眾多各類賽事中,選手們邊參賽邊拾取塑料瓶的照片。黃寧寧說:“起初大家對塑料瓶再生面料并不認可,因此如何向大眾傳遞可持續的理念成為我們面臨的最大難題。”

為此,黃寧寧想到了馬拉松賽事,“每場馬拉松產生的垃圾是日常的6倍,一個瓶子在比賽中只有20秒的使用壽命,而如果不回收,瓶子在土壤里至少需要500年才能降解。”2007年6月,黃寧寧的團隊為蘭州馬拉松的隊員們特制了用塑料瓶做的“戰袍”,每件“戰袍”設計有多個口袋,用于馬拉松參加者拾撿賽道上的瓶子,觀眾也可以用三個塑料瓶換取一個抽繩袋。

在貴州、內蒙古鎖邊、北京雄安、上海和浙江舟山等地的馬拉松比賽,以及2017年11月的亞洲音樂盛典上,都能看到黃寧寧團隊的身影。他們通過撿瓶子換T恤、換門票的活動,基本做到了零廢棄。

為了讓更多的年輕人接受塑料再生面料,黃寧寧團隊還打出了“感情牌”。2018年3月,以好瓶和可口可樂、壹基金跨界聯名款“24包”上線。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除了面料和肩帶來自于24個塑料瓶,每個24包里還縫了一個藍色小帳篷,這些小帳篷源于曾服役四川雅安地震災區的兒童帳篷。“我們把回收的舊帳篷布洗凈、消毒、裁剪成帳篷的形狀,印上它被回收時的經緯度和時間,以及獨一無二的門牌號,讓每個24包都帶著它的專屬印跡。”黃寧寧說。

今年推出的“在乎衣”,則是由13個塑料瓶做成的風雨衣,背后做了一個特別的遇水變色設計,“IDON'TCARE”遇水后變成“IDOCARE”。除此之外,黃寧寧團隊還回收了700個塑料瓶,做成瓶子吊燈、圍裙、遮陽帽,贈送給環衛工人和小攤販,從而喚起他們的環保理念。

“時尚好看、年輕有趣、觸手能及……我們用這種方式,讓一度存在于‘概念產品’和‘限量版’中的可持續環保理念,從本土年輕文化土壤中重新生長出來。”黃寧寧說。

再造衣銀行現身:改造舊衣紀念親人

在上海,除了在乎衣、24包等塑料再生面料制成的潮牌外,靜安區弄堂里的再造衣銀行也是潮人們經常光顧的地方。設計師張娜介紹,再造衣銀行創辦于2010年,最初的想法是持續不斷地探索再造衣的藝術項目。到2016年時,再造衣銀行才徹底以一個品牌化的形象出現在大家面前。如今,在上海、北京、深圳、廣州以及珠海等21個城市均有門店。

據了解,2018年10月,再造衣銀行還登陸了2019春夏上海時裝周太平湖秀場。張娜稱,再造衣銀行重視從都市中挖掘本源與循環再生的魅力,以環保材料和技術,給紡織產業帶來了新的變革。

在再造衣銀行里看到,這里的服裝大多數是由舊衣服改造而成,有的是牛仔褲拼接的外套,有的是用星巴克咖啡豆麻袋制作的朋客服,還有的是用舊毛衫改造的連衣裙。不同面料的組合極富張力,但又毫無違和感。

設計師張娜表示,多數人總認為棉、麻是環保材料,其實由于需求量大,原料在大面積種植過程中,也浪費了大量的水資源。其實舊面料也可以通過再設計,再剪裁,制成新衣,環保時尚的同時,還蘊含了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故事。

據此前中國工程院發布的報告顯示,我國的廢舊紡織品的產生量預計到2020年將達近2億噸。調查顯示,中國人每年會扔掉2600萬噸舊衣服。僅上海,每天扔掉的衣服就有數百噸。其中僅有不到10%被回收。

“以牛仔衣褲為例,一條牛仔褲從原料到成品的耗水量在3500升左右,但其回收再利用率還不到0.1%。”在張娜看來,通過對舊衣服的挑選、拆分、消毒,根據設計師的要求最終拼接成布,制成新衣,完全可以為舊衣服帶來新的生命。

除了時尚達人外,到再造衣銀行里換裝的人,更多的是希望寄托情感。“有的來訪者帶著母親生前的舊衣服找到我,希望用舊衣改造的方式永遠和母親在一起,有的是和從前戀人在一起買的衣服,有的是某個重要時刻穿的衣服。當將故事融入到設計中,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紀念。”張娜說。

如今,再造衣銀行通過和NGO機構合作,在收集人們捐贈或丟棄舊衣服的同時,也回收了大量國際品牌的庫存服裝,重新設計改造后進行銷售。張娜表示,如今國內回收循環再造的產業鏈已經越來越完整,在這樣的環境下,拒絕浪費、循環使用、時尚重生,也許更能讓人們學會珍惜,從而助推可持續發展的理念。

循環經濟已成為世界課題

多名時尚設計師表示,時尚從“fashion”到“trashion”的轉變,是環保主義和潮流風向的融合,也是穿著者通過一件衣服、一個飾品流露出對環保的態度和責任。

實際上,循環經濟不僅在時尚圈風靡,如今也已經成為世界關注的課題。生態環境部政策研究中心俞海表示,循環經濟從經濟維度上看,本身就包含著生產、消費、流通和貿易等多個方面,與大眾消費息息相關。

據全球資源展望2019(ByIRP)今年3月審查的20世紀70年代以來自然資源及其相應消費模式的發展趨勢報告顯示,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原料開采量增長了3倍,近半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以及超過90%的生物多樣性喪失和水資源短缺現象,都是由材料、燃料和食品的開發和加工造成的。

同時報告指出,如果相關資源效率和可持續的消費和生產政策能落實到位,到2060年,全球資源使用量的增長可緩解25%,溫室氣體排放量相較于當前的預測趨勢,也可以減少90%。

俞海表示,早在2002年約翰內斯堡的世界可持續發展峰會上,各參加國就已經做出了包括改變不可持續發展的消費和生產方式的承諾,在2019年3月召開的第四屆聯合國環境大會上也將“尋求創新解決方案,應對環境挑戰并實現可持續消費和生產”作為了主要議題。

自20世紀90年代末循環經濟概念進入我國后,近年來逐漸被各界廣泛認同,并進一步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俞海稱,我國在循環經濟領域,無論是機制方面還是在補貼方面都已出臺相關政策扶持該領域發展。特別是在“無廢城市”的方案中,特別強調了要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持續推進固態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將固態廢物環境影響降至最低。因此,可循環的生產和消費模式,將成為未來發展的趨勢。

“改變環境的力量,可以掌握在消費者手中。我們想做行走在城市的新icon(圖標):讓自己開心,地球也開心。通過時尚有趣、實用環保的產品,讓可持續成為更多人的生活日常、觸手能及的消費選擇。”黃寧寧說。

關注中循協官方微信
2019中國國際循環經濟展覽會
彩票走势图源码